“哇——”牛大力口中狂喷鲜血,被打趴在地,身躯变成了一头五色神牛,现出了原形。

“大力!”小白狐的眼睛红了。

身为万妖国主,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打成这样,她恨不得将灵山圣僧活吞了。

“嗡!”灵山圣僧一巴掌将牛大力镇压,而后反手一巴掌,打向孔天下。

啪!

孔天下直接被打出了大帝战阵,身子断成两截,血洒长空。

“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,本座大发慈悲,留你一条性命,若是还不识抬举,那本座就送你入轮回,滚!”

灵山圣僧话音落下,扫了一眼围着他焚烧的异火。

“雕虫小技!”

灵山圣僧抬手一巴掌,“轰”的一声,所有异火当即被打散。

噗!

叶秋的口中也喷出了一口血箭。

“叶长生,既然你喜欢玩火,那本座就陪你玩玩。”

灵山圣僧嘴角露出一丝阴笑,然后双手合十,低声诵念,仿佛在与天地沟通,凝聚着佛门无上的力量。

骤然,叶秋发现自己浑身无法动弹,他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。

仗着自己是万古长生体,可以不死不灭,叶秋倒没有惶恐和绝望。

灵山圣僧的口中缓缓吐出古老的咒语,每一个字都像带有千钧之力,震得叶秋耳膜生疼。

随着咒语的进行,天空突然暗了下来,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自灵山圣僧掌心升起。

那火焰并非寻常之火,而是佛门业火,能够焚烧世间一切罪孽。

业火熊熊,迅速将叶秋全身包裹。

“啊……”叶秋的肌肤开始焦黑,头发被烧得卷曲,痛苦的声音不断从他口中传出。

但灵山圣僧不为所动,继续诵念咒语,加大业火的威力。

叶秋在业火中挣扎,每一次挣扎都让他更加痛苦,他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,身体在火中扭曲,血肉渐渐地脱落,最后脑袋之下只剩下一副骨架。

“住手!”小白狐厉声吼道。

“想让本座住手也可以,除非你去大雷音寺,给我做妾。”灵山圣僧笑道。

“无耻!”小白狐大骂。

灵山圣僧又看向宁安,说道:“如果你愿意给本座当妾,那我可以让叶长生少受点痛苦。”

“做梦!”宁安冲上去,想要救下叶秋,却被灵山圣僧反手一巴掌轻松镇压。

“看来你们都不爱叶长生,否则怎么舍得眼睁睁地看他承受痛苦,世间男女情爱,果然当真不得。”灵山圣僧说完,加大了业火之力。

“啊……”

叶秋在业火中渐渐失去了意识,但他的骨架仍在被业火焚烧。

长眉真人他们见到叶秋遭受折磨,一个个眼神发红,既愤怒又担心。

“小兔崽子!”

“大哥!”

“老大!”

“长生!”

“……”

过了一阵,灵山圣僧猛然抬头。

“唰!”

只见一个老头,无声无息出现在大帝战阵之中,就像凭空出现似的。

老头中等身材,体型微胖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发,手里拿着一个大酒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