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还有呀,替我们人族看守玄参峰的金角仙甲,已经死于非命,连身上的仙鳞甲都被剥个干净,真是岂有此理!"

一个中年人怒冲气气的站出来,眼神不善的打量陆沉和黯语,又如此说道,“而这里,只有你们出没,是不是你们干的?”

这个中年人也是二花太乙仙王,气息最为强大,一看就知是这支队伍的为首者。

“别盯着我看,这绝对不关我的事,我是误闯而来的,刚刚路过此地,甚至都没上过山呢。”

陆沉继续摊摊手,继续忽悠,继续如此说道,“更何况,这里有十二阶仙兽的气息,我们作为普通仙王简直是避之不及,哪有能力与那些仙兽对抗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听到陆沉的反驳,那中年人为之一愣,喉咙一颤,不知从何辩驳了。

“一个仙王后期,一个仙王巅峰,不可能打得过这里的十二阶仙兽吧?”

“尤其是金角仙甲,高达十二阶中期的阶位,还有超强防御力的仙鳞甲,连我们都打不动,他俩怎么打得动?”

“别说他俩能不能打金角仙甲,就是随便一只十二阶初期的仙兽过来,都能一口生吞了他俩。”

“他俩最多在山下捡点漏,就像从妖辰仙域偷偷过来的那些妖族仙王一样,绝不敢上玄参峰送死。”

“他俩敢上玄参峰,早被金角仙甲给干掉了,绝对没命下山。”

“盗取参王、屠杀仙兽,一定另有他人,绝不会是这两个弱鸡。”

“打死我也不会相信,这两个弱鸡能杀十二阶位的仙兽,还杀那么多?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,那我就信了。”

周边的太乙仙王们也在打量陆沉和黯语,纷纷开口议论,均觉得不可能是这两个人干的。

“这个嘛,其实……我也觉得不可能是他俩,应该是另有高手!”那中年人想了想,脸色也缓和了许多,又急于去寻找所谓的高手,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,于是大手一挥,又如此对陆沉说道,“看你也是人族的份上,我就不为

难你了,这里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,赶紧带着那个妖女滚蛋吧。”

“是是是,我这就走,马上走,立即走……”

陆沉见忽悠成功,免去一场无意义的打斗,不禁大喜过望,拉着黯语就要往前行。而就在此时,那些人族的太乙仙王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,有人阴阳怪气的说话了:“嘿嘿,我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来自红鸾仙域的陆沉!这可就绝

对不是弱鸡了,而是一个战力强大的超级高手,他有可能就是屠杀那些仙兽的人,因为这小子是传说中的九龙传人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九龙传人?”

“这还得了?”

那一刻,其他太乙仙王无比惊讶,再度纷纷盯向了陆沉,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。

“如果你是九龙传人,那你就不能走了!”

为首的那个中年人脸色一肃,立即改变主意了。陆沉愣了愣,当即转过头去看,果然看到了一个熟人。